天山網訊(記者崔楊報道)在2014年三月份開展的三民活動以來,青河縣政府辦幹部鬱萌和古麗江被派到距離縣城110公里之外的一個牧業村,查乾郭勒鄉江布塔斯村,而她們也算是今年青河縣下基層為數不多的女幹部。
  作為女乾鉑她們得到組織特批可以允許她們住在鄉政府宿舍里。工作組幹部鬱萌說:“以前剛來到江布塔斯村的時候,我們下村的時候,交通是一個特別大的問題,因為這個村比較長,路途也比較遠,以前的時候剛下村的時候,不敢在村裡住,由於天氣冷是一方面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比較害怕,這個村比較偏遠。”
  可別小瞧了這倆女漢子,每天來回江布塔斯村的路途足有18公里,剛下村那陣子,由於天冷路滑,倆人就花40塊錢包車來回,這樣整整堅持一月半有餘,雖然花了些錢,但是幹部古麗江說起這事總是笑笑說:我們也算是幫當地跑業餘出租的牧民增收了。
  為了減少從鄉裡到村裡的距離,兩人剋服生活上的不習慣,最後還是決定從鄉裡搬回村裡去住,這樣也方便她們在村裡開展工作,便於和老百姓交流溝通。
  工作組幹部鬱萌說:“現在也熟悉了整個村的環境,也踏實的住了下來,和這裡老百姓也打成了一片。由於三民工作的制度比較嚴格,我們要求周末的時候有人值班,剛開始下來的時候,半個月才能回一次家,非常的不習慣。但是現在和村裡的人交上了朋友以後,我們也熟悉了這裡的環境,獃在這裡的日子也不那麼孤單了,周末不回家也不會特別的想念了。”
  住村的日子,兩個人通過走訪入戶,很快和這裡的老百姓熟悉起來,和大家打成一片,走訪過程中,她們也積極幫助周圍的群眾解決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查乾郭勒鄉江布塔斯村牧民朱馬江說:“她們在這裡工作條件困難,但是她們剋服困難,為我們儘力辦好事,我們這裡的水庫出了問題,她們和相關部門協調,最終讓保障了牧民草地澆水的問題。
  木哈買提是江布塔斯村新一屆村委委員,家裡的媳婦兒前兩天剛剛生下一個可愛的小寶寶,由於木哈買提忙於村裡的事情經常不在家,有時還要去山上的老家幫父母幹活,基本上都是大肚子的媳婦兒帶著兩個不滿5歲的女兒生活。
  江布塔斯村村委委員木哈買提說:“工作組從3月份下到我們村裡,她們正好和我家是鄰居,我老婆今年懷孕了,我不家的時候,她們也是經常來我們家照顧她,跟我們特別親近,她們工作也很努力也很認真。”
  木哈買提家的經濟條件也不是特別寬袁為了能讓木哈買提的妻子努爾扎達在坐月子的時候營養充足,這不,鬱萌和古麗江今天還特意做了一頓香噴噴的羊肉抓飯,自己吃過飯,洗了碗,就趕緊端著飯,去看努爾扎達了。鬱萌和古麗江每人又給了努爾扎達100元錢,讓她去買些營養品,補補身體。
  住村工作需要她們長期獃在駐村點,不能經常回家,作為單位年輕的乾鉑她們沒有提出任何要求,堅決服從組織安排,這也讓她們倆,只能舍小家為大家了。
  工作組幹部鬱萌說:“下鄉工作以來,也不能很好的照顧家裡,由於我也是剛結婚,回家的日子也少,和家人就是聚少離多,家裡母親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這些重擔都交給了我老公的頭上,挺感謝他在後方對我的支持,我才能在住村工作的時候,能夠踏實在這裡住的下,好好的為這裡的百姓工作。”
  而古麗江的愛人和孩子在福海縣,今年,她的愛人也是福海縣“三民”活動的首批下基層乾鉑和愛人孩子聚少離多的日子,古麗江選擇了把想念悄悄的壓在心底。有時由於值班,時常一個多月見不著孩子。
  古麗江說:“我和老公都是赴基層乾鉑孩子只能由父母照顧,我也很想念他們,可是為了工作,只能堅持、剋服。”
  作為青河縣首批下基層乾鉑四個月的時間,讓鬱萌這個漢族姑娘,對基層工作、對青河縣少數民族有了更多的瞭解,有了更深的感受。
  鬱萌說:“能夠更好地去瞭解當地哈薩克族的民俗風情,能夠瞭解他們真正所需要的東西是什麼,每當走訪牧民家中,看到牧民熱情好客的樣子,我們都非常感動和欣慰。在這個村住村工作四個月以來,感受最深的就是這個村相對全縣來說還是比較貧窮和落後的,這裡的牧民專業的技能相對落後,可能他們出去務工的機會可能相對少一些,但是我們這個村,離三道海子特別的近,我們也是呼籲大家夏天到三道海子來做客,更好的發展這邊的旅游業,搞好牧家樂,帶動他們增收致富。”
  一天的工作伴隨著夕陽告一段落,沒有午休,沒有固定的上班時間,兩個女漢紙就這樣簡單做著自己利索能及的事情。回憶著一天經歷的人和事,鬱萌把這些記錄到了她的“民情日記”中。她說,“這不僅是簡單的工作日記,更是自己新生活的新鮮體驗,雖然剛結婚沒幾天就下基層了,但是不一樣的生活體驗豐富了自己的成長閱歷,每當看見淳樸的哈薩克族牧民時,我覺得這一切都很值得。  (原標題:新疆青河縣住村工作組的兩個“女漢子”)
創作者介紹

esesgijpcs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