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感受
  夫妻倆都是縣處級 誰來隨遷?
  50歲的楊先生,目前任關中某縣主要領導。省上前不久出台的《關於市縣黨政領導幹部在工作地安家的意見》,讓他和愛人陷入了“煩惱”。
  楊先生已在該縣任主要領導7年,家一直在市區,距離工作地30公里,平時在縣上居住,周末或者臨時家中有事,高速公路20分鐘內即可到家。按照省上的新規定,他在縣上任職,要就地安家,愛人也要隨遷。愛人在當地所在市委機關工作,同為縣處級幹部,誰隨誰遷?而且,兩人在不同領域奮鬥20多年,誰也捨不得放棄現在的崗位,即使選擇放棄,愛人隨遷至縣城任職,在有限的崗位中,如何安排也是個問題。
  渭北某縣的一位常務副縣長,也面臨這樣的苦惱,按政策規定,作為已任職幹部,不能把家安在西安。這意味著,家必須要安在縣城,愛人必須放棄西安的工作隨遷。這樣,雖然解決了倆人兩地分居問題,但是愛人情緒不好,畢竟奮鬥多年才在省城站住腳,哪能說放棄就放棄?
  楊先生覺得,像他這種情況,如果維持現狀,也能做到不影響工作,能否“網開一面”,不強制愛人隨遷?
  按規定,確有特殊情況,配偶不能隨調隨遷的,需報上級黨委組織部門審查同意。但何為“特殊情況”,政策並沒明示。一些幹部認為,是否安家不必“一刀切”,工作地與家庭距離確實不遠的,可以考慮為“特殊情況”,畢竟現在交通發達,有的地方高速30分鐘就到了。只要將值班制度安排合理,並不一定會影響工作。
  擔心折騰到家人 有幹部不願下基層
  除現任幹部外,有機會到市縣鍛煉的幹部們,也在擔憂。因為對新提拔任職的幹部要求更嚴格,工作地“安家”是剛性要求。一位省級機關年輕幹部說,讀書這麼多年,終於進入省城,如果因為任職,再把家安回基層,“家裡老人會想不通,老婆孩子也會有意見,萬一回不來怎麼辦?”
  這類幹部擔憂的是,要想為官繼續往上走,基層任職經驗是必需的,但一旦到基層,萬一回不到省城,這種犧牲會不會代價太大?關中某市副處級幹部鄭先生說,今年有領導還找他談過話,讓他到縣城鍛煉一下。本來也有意願,到地方鍛煉,既能發揮才能,又能積累資歷。但是新政策讓他有所猶豫。他說,母親跟我們住,腿腳不方便,孩子馬上面臨高考,縣城安家會不會讓生活更折騰?
  省政府一名40歲左右的處級幹部說,在這個年齡,基本上老人高齡、孩子正面臨中高考,家都已安在西安。工作地安家,一攤子事情比較難解決。他的一位同事剛被交流到西安某縣任副縣長。愛人也是公務員,因為工作規律,現在能照顧家裡。如果隨遷,一個是家裡照顧不上,最重要的是孩子上學咋辦,要捨棄西安的名校,讓孩子到郊縣讀書?
  華商報調查中發現,這些問題已經讓有些人員對下基層鍛煉產生抵觸情緒。生怕有一天名額落到自己頭上,難以取捨。
  群眾留言稱贊 希望政策能“言必行”
  與現任幹部、新任幹部的頗多顧慮相比,省上新政在民間卻頗多好評,一些群眾在網上留言點贊,希望政策能“言必行”。
  “幹部像候鳥,頻往家裡跑,白天尋不見,晚上影難找,辦事得趕早,晚了就白跑”,在國內許多地方,群眾用順口溜訴說對“幹部走讀”的不滿,“一心想著下班早點回家,哪裡還有精力為群眾服務?”
  華商報記者瞭解到,我省早在前5年甚至更早,就開始研究解決鄉鎮幹部“走讀”現象。隨著城鎮化加快、交通方便,越來越多的鄉鎮幹部在縣城、市區買房居住,鄉鎮辦公室經常找不到人,讓群眾辦事得挑時間、趕時間。我省新政被認為是“從市縣到基層逐步解決問題的嘗試”。
  曾任關中某市市委常委、市委組織部部長的一名官員,也對政策給予支持,並希望全省積極推動。他說,具體來看,對於50歲左右、到市縣任職的幹部來說,隨遷問題不大,因為兒女都已經不是問題。對稍年輕的幹部,可能家庭老人和孩子是種障礙,但是可以剋服。市縣領導幹部是關鍵崗位,崗位也是少數,關鍵崗位人員必須具備心隨職在、家隨崗走的奉獻和吃苦精神,“如果連家庭小困難都搞不定,怎麼能擔當重任?”
  >>專家觀點
  可將“工作地安家”與“任期制”結合
  在華商報記者的調查中,也有一些公務員覺得,制度可能會有空子可鑽,比如有些公務員的愛人本來在家賦閑,如果到縣上任主要領導職務,是否給隨遷的配偶安排工作?如果安排,會不會有權力濫用之嫌?
  對此,省廉政建設研究中心主任、省社會科學院政治與法律研究所所長郭興全博士說,確實不排除有人暗箱操作,關鍵是要從制度設置上堵塞漏洞。他認為,我省出台的《意見》,是解決幹部“走讀”問題的新辦法。隨著異地任職、掛職、交流的縣鄉鎮幹部增多,“走讀”幹部成為一個新的幹部群體,生活圈子在城市、工作圈子在縣鄉,幹部很辛苦、群眾很不滿。這一規定有助於領導幹部在一地工作安心、安神、安業,扎根當地、融入群眾、與民共生,這對有效解決“走讀”問題是一個很好的探索。
  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表示,隨著幹部異地交流任職普遍,很多市長、縣長都是“空降兵”。“空降”的弊端明顯,領導幹部往往對執政缺乏長期考量,只關註政績,有很多短期行為。官員的家庭不在任職地,長期一個人在外生活,容易出現生活墮落、包養情人等問題。同時,幹部要不定期坐公車、飛機等回家,客觀上也加大了職務消費支出。
  著名公共行政學專家、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也表示,將該政策與幹部任期規定結合起來實施,既能少浪費行政資源,還能讓幹部安心任職。但具體實施中不好“一刀切”,應該出台細則,對一些可能遇到的、不好操作的特殊情況作說明,讓幹部理解政策初衷,並能主動支持政策執行。華商報記者孫洪偉
  (原標題:領導幹部要在工作地安家 官員挺糾結群眾送好評(圖))
創作者介紹

esesgijpcs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